推荐一个好地方作文

  这个屋子在山上,它像一个别墅一样,虽然它只有一层,但是,它却像别墅一样是单个的房子,并且外面还有游泳池呢!休闲放松就到那里去。

  我们再说说里面,里面就像一个如家酒店一样,但是这里更宽更大,就好像“硕大无比”一样。可它不是一般的“酒店”哦!里面就像真家一样呢,有好几个卧室,在主卧里还有一个大大的梳妆台呢!这里的洗手间肯定也很大,光一个洗澡池可能就比普通酒店里的大上好多呢!

  当然,在这个“家”里最大的肯定还是“客厅”了!最中央有一台大大的电视站在那里,再往前一点就有一个大大的茶几出现在你眼前,不过,在“客厅”里最舒服的就是躺在柔软的沙发上了,那感觉就像掉进了棉花堆里一样心旷神怡呢!

  但这都不是我最喜欢的,我最喜欢的其实是一进门旁边的麻将桌了!虽说我不会打麻将,但我喜欢把麻将一个个推到“垃圾桶”里,然后再把它“摁”出来!

  说来也奇怪,在西安快10年了,我竟然不知道西安有这么美的地方——渼【mei】陂【bei】湖。我是看春暖花开,按捺不住想出去走走的心。于是在网上搜西安周边一日游,就看到了这个渼陂湖的图片。

  我住在龙首村附近,渼陂湖离我只有48公里路程。我出发的时候,时间已经过了中午12点多。但天气很好,暖洋洋的,我骑着摩托,一路吹着风,心里也是很惬意的。

  开头我说,说来奇怪,这点并不夸张。因为西安周围的公园,我几乎都去过了。离我近的大明宫公园,我还常去跑步呢。还有汉城湖,兴庆宫,慈恩寺,牡丹园,鱼化湖,曲江南湖,劳动公园,昆明池……不是说,这些公园湖景不美,但总觉得缺一点什么。这次去了渼陂湖,我终于发现了这些公园缺什么了,缺山!

  包括渼陂湖在内,你别看介绍。说渼陂湖位于西安市鄠邑区涝河西畔,是秦汉上林苑、唐代游览胜地,人文历史遗迹众多,杜甫、岑参、苏轼、程颢等文人墨客都曾在此泛舟,赋诗,所以有关中山水最佳处之美誉。湖水发源于终南山谷的渼水汇合了胡公泉、白沙泉诸水北流,经锦绣沟后蓄积成湖。

  渼陂湖区域文化遗迹丰富、时间跨度长,秦惠文王设上林苑,渼陂为上林苑之一,湖区范围内有周季王陵、秦九女冢、空翠堂等景点遗迹10多处。

  为何说别看介绍,是因为我上面提到的所有的公园湖景,都是后天人工恢复的。所以我们现在能看到的样子,和当时的规模和环境有多大区别,我们是不得而知的。

  但我却认为渼陂湖的后天恢复,是最好的,是最有得天独厚的条件的。上面我说了,去了那么多公园,都很美,但都感觉美中不足。不足之处就在于这些公园没有依附,就好像一个美丽的少女,她是美的,但她没有底蕴和仙韵。没有这种仙韵或者神韵不影响她的美,但好像我们一眼就能看完她似的。而渼陂湖之美,却饱含神韵之美。

  此行,我得到一个本该早得到的认识,那就是山是水的依附,水是山的灵魂。无山之水,是无势之水;无水之山,是干涸无华之山。更通俗一点说,男人和女人的关系亦是如此。再强势的女人,身后没有男人,是一大遗憾;同理,再成功的男人,独身一人,也让人觉得可怜。所有的公园湖景之水,都是平波之水,但倘若远方有山,则平波亦是动波,厚波。

  我不常去旅游,但有幸去过西湖。为何西湖被誉为天下第一美湖?我去西湖的时候是深秋,湖边飘着枯叶,岸边红枫树红当当的,很多摄影人士围着拍照。当日太阳艳丽,不过风大,吹的湖面的水,都快涌上了岸堤。所以站在西湖旁,我竟然感觉到了磅礴感,好像看到了一个“小海洋”。我生长在北方的黄土高原上,第一次见这样的湖水,自然是极美的。

  下午的时候,风更大了,太阳躲进云朵里。把一团团云朵烤的像白炽灯一样。天空竟然飘了点细雨,真有“山色空蒙雨亦奇”感觉。我绕湖走了半圈吧,就累了。期间还进到两个展馆去了,时间太久,忘记名字了。

  现在我知道了,西湖之所以美,不仅仅是西湖美,更是西湖周围有山,有塔。也就是说,西湖的美,不是一眼可以看到底的。你还需要沿着西湖寻觅。从近处,从远处,从高处……这就是西湖被誉为天下第一美湖的原因了。

  清代诗人阎尔梅在诗句中写到:“慈恩寺俯曲江池,雁塔层高望渼陂。”在雁塔上,真的能看到渼陂湖吗?显然是不能的。但足见渼陂在关中山水人文中的重要地位。

  我们具体看看唐代诗人岑参写的《与鄠【hu】县群官泛渼陂》,题目中的鄠县,就是现在的户县。不过现在撤县设为区,叫鄠邑区。诗歌如下:万顷浸天色,千寻穷地根。舟移城入树,岸阔水浮村。闲鹭惊箫管,潜虬傍酒樽。暝来呼小吏,列火俨归轩。

  前四句简直绝了,和我站在渼陂湖的感受相同。但我没有吟诗赠天下的本领,只能说一句好美了事。不过显然现在的湖景和岑参所见有出入,明显现在的景不足。但对我而言,已经是很满足了。

  倘若我不告诉你此诗歌的题目,大概所有人都会认为这是在描述江南美景。谁能想到这是在描述关中美景?

  这样的美景,我在西安近10年没人告诉我。在渼陂湖景区看到了杜甫的一首诗歌《渼陂行》,就知道他是幸运的。因为岑参去游玩了之后,觉得美啊,美的不得了。所以带杜甫去了。

  所以杜甫回来写了一首《渼陂行》,开口就写道:“岑参兄弟皆好奇,携我远来游渼陂。”称兄道弟,显然关系不错。岑参和杜甫诗歌中都提到了“万顷”风光,显然当时之景,远胜现在。

  很多朋友,应该需要翻译才能更清楚的明白,杜甫笔下的渼陂湖有多美。我找了一个翻译,大家可以参考阅读。

  此事绝非小可,但他们(指岑参兄弟)兴致极高,实在令人忧思凝集。到那时就不再知道鼍龙如何发怒,如何被鲸鱼吞食,

  还有一个诗人叫韦应物,写了一首关于渼陂湖的诗歌,之所以提他。是因为他是鄠县的县令。这个地方他常去。原诗歌如下:

  时间过的很快,杜甫,苏轼,岑参等人游玩的地方,我们又去了。地方还是原来的地方,只是景致不同了。但心情大概相同。

  开篇就交代了,我是偶然去的。去的路上呢,还有插曲。我看到沿路的牌子,都写着景区“湖滨小镇”,也叫诗经里小镇。我本来就是没有目的地出行。看见景点,自然要看的。

  进去诗经里小镇景区,除了看到杏花开的不错,别无特色了。大概是因为季节不对,水是很少的,芦苇荡也还是冬天的样子。再加上各处有修建的围挡,就显得乱哄哄的。走了半小时,我就决定出园了。

  出了园子,要去的自然是渼陂湖了。我在想,如果渼陂湖也是这样的,那今天可就白跑了。到了渼陂湖我已经有些累了,所以刚入园的时候,我在湖边找了个地方,休息了一会。有一块有沙子的地方,小孩在玩,湖面上有鸭子。天空湛蓝如洗,周围的木椅上都是空着的,所以我干脆就躺着。

  当我绕湖边游走的时候,我总是会望向终南山,也就是秦岭。它是那么高耸入云,远远望去,让人向往。当我走到一座圆拱桥上的时候,赫然被眼前之景吸引。湖边波光粼粼,远处群山连绵,仙气浓浓。远山和近水,以及日落,搭配的如此巧妙,犹如天造地设。就在那一刻,我明白了,为什么会觉得西安市内公园的湖景总让我觉得缺点什么。就是缺山,一开始就告诉大家的。而这个认识,我应该在游览西湖的时候,就得到的。但当时,并未细想,大概是因为只顾看西湖的景,而忘记了衬托西湖景观的背景和人文风光。

  上面诗歌里杜甫写的:“咫尺但愁雷雨至,苍茫不晓神灵意。”和岑参的:“万顷浸天色,千寻穷地根。”都表现的是一种景的神韵。这给人的启发是绵绵无尽的,不是一概而就的。

  所以渼陂湖的复原,是成功的。在拱桥上待了足有20分钟,才慢慢向前走。遇到一个厕所,很有诗意和农家院落的厕所。本来不想上厕所,我也进去了。这一进来,发现这个厕所,是我在中国公园里见过最人性化的厕所。

  进门右手边是女厕所,我看也没看,就进了左手边的厕所。进去后发现不一样。我赶忙出来看看门上的牌子,写着:“第三卫生间。”我出来,才发现第三卫生间前面才是男厕所。我去了男厕所出来后,对这个第三卫生间,充满好奇。

  景区人很少,这会卫生间也没人。所以我就进去看了。这是为小孩,老人,或者有伤病的人士准备的卫生间。什么都分大小和高低。大马桶,小马桶;高洗手盆,低洗手盆。并且这些设施,都安装了护栏。

  出了厕所,刚走了几步路。就听到音乐声缓缓响起来,是那种中国古代音乐。被这音乐声吸引,我慢慢靠近草地上的播放器,拿出手机录音。音乐缓缓入耳,像从遥远的过去传到了现在;抑或是随着流岚从终南山顶缓缓流下来的。我坐下来,听着这歌,看着夕阳下的湖面,不远处的高塔,和远处的群山……忍不住的流出了泪。

  这一刻,我今天的劳累都值得了。这一刻,似乎我所有的过去,都得到了理解和支持。如果草地上的播放器,是个柔软的东西,我大概是会抱住的。我徐徐躺下来,也不顾慢慢散步的人怎么看我。我相信他们可以理解,他们也享受这一刻的美。

  不到4分钟的曲,结束后我意犹未尽。等下一首歌曲,下一首歌曲依然美,但不如刚才那首。回到西安已经是晚上的10点多,我连忙用软件识别了在渼陂湖公园听到的那首曲子,曲子名称叫《静水流深》。我又听了一遍,依然很美,很入耳。但没有当时那种入心和激动。所以我也明白了,有些曲子,是要应景的。只有特定的时候,你才能体味它有多深刻,多入心。由此,我想你大概也明白了,听曲要听景中曲,爱人要爱当下人。也许这时候,我才能真正懂杜甫为何结尾写道:“少壮几时奈老何,向来哀乐何其多!”

  再向前走,能看到湖中建起来的木制栏杆,绕湖大概有少半圈。我沿着栏杆走,再一次被湖中美景所震撼。夕阳这个时候,在拼命的发出最后的光亮,就像在湖的另一边,给湖披上了红盖头。湖中有野鸭慢慢游,湖水跟着它泛起涟漪。而湖中赫然还静静的站立着两只不知名的兽。我问了打扫卫生的阿姨,她说是狮子。可是我看着不像狮子。我原以为是杜甫诗歌中提到的“鼍”,起初我并不认识这个字。可是回来查,才发现鼍是一种类似鳄鱼的动物。显然和湖面站立的两只兽是截然不同的。

  而且这种兽,在园里有好几个。我记得入园口,就有两只。湖中有两只,还有一个地方也见了两只。所以至少6只。不知道是哪位先生,给定的位置,我想是有出入的。

  不过我依然不能接受这是狮子的说法,一来是因为狮子少有安放在水中的;二来因为我的家乡绥德,被誉为狮子之乡。我们家乡兴建的石魂广场,有亚洲最大的石狮子。狮子都是雄浑有力,而这里的“狮子”都是“瘦”的,属于绥德石狮子的“缩小温和版。”

  当我走到塔楼的对面的时候,夕阳正好落在了塔的根部。整个塔就像发着佛光的佛塔,一片祥和之境。有远处终南山的氤氲衬托,宛如仙境。这就是渼陂湖的神韵了,是西安市内公园湖景所不能媲美的。

  直到夕阳落下,湖面从祥和回归静穆,我才慢慢出了园子。骑上摩托,一路向西安市内走。吹在脸上的风,并不寒冷,甚至有温润感。沿路卖草莓的摊位,依然稀稀落落还亮着灯,这也是一种景。

  也许对于在渼陂湖沿路卖草莓的摊贩来说,渼陂湖就那样。习以为常,就不觉得美了。但当他们去过别的地方的时候,就会发现自己呆的地方最美。所以当有一个人,夸赞自己的家乡多美,家乡小吃多美的时候,我都点头赞同。相反,如果一个人贬低家乡,关于家乡什么都不愿意说的时候,我反而觉得此人心理有问题。

  渼陂湖与我,相遇得太晚,但终归不算太晚。我不知道下次去,会是什么时候。因为我不太会重复去远方的景,也不会去重复看看过的电影,我总觉得时间不够用。但下次不论什么时候,渼陂湖的美,我已经记住了。